欢迎您光临上海凯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浙大努某到处约女生,大学生的私生活很逍遥,但也很危险

时间:2020-07-28 13:13

努某为浙江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土木工程系2016级本科生,关于他的料是越爆越多,先是被爆成绩垫底,私生活混乱,后来有女生发文,讲述被努某猥亵的经历。

如今,九名曾与其有接触的女生向新京报记者报料称,自己在不同场合曾遭到努某的猥亵。这些女生与努某通过网络结识,均自称在相约出游后遭到侵害。

按照大学生小玉(化名)的说法,直到努某受处分的消息曝光,自己才知道此前遭遇并非个例。

社交软件认识、互加微信、逛校园、去咖啡厅、吃饭、晚饭后去酒吧、灌酒,这就是努某的一系列阴谋诡计,显露本性之前,藏得很深。

同为浙大校友,让努某很容易赢得女生的信任,在受害的女生当中,有很多是严厉制止努某的行为,然后逃脱。

在如今的大学中,像浙大努某这样的人,不在少数,这些大学生,心思不在学习专业知识上,而是放在了撩女孩子上。

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期间,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中国青年网络、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共同发起并实施了“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本次调查为全面评估新时期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SRH)现状及其影响因素。

调查的样本涵括34个省级行政区(包含港澳台),1764所高校(其中本科院校占68.07%,专科院校占31.93%),有效参与人数为54580人。

该报告结果反映出现在的大学生性很开放,但性知识很薄弱。在受访的学生中,发生过性行为的男学生平均有3.78位性伴侣,发生过性行为的女生则平均有2.3为性伴侣。

如今,很多的大学生在社交媒体认识陌生人,并想与这些陌生的网友发生性关系,这就是大家所说的yue炮,想寻求非固定性伴侣的偶遇性行为。

浙大的努某就是其中一人,他的套路就是在社交平台认识女生,然后加微信,再约出来见面去酒吧,然后企图实施侵害。

《2019-2020年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全体大学生中,8.39%的大学生尝试过和网友“yue炮”,有4.49%的大学生实际发生过。男生有过yue炮意愿和实际发生的比例都明显高于女生。

调查结果中还有一组数据显示,对“一夜情”或“约炮”,3成受访男生表示自己接受并会做,1成女生表示接受。

yue炮颇受部分学生欢迎,或许多是因为由于非固定性伴在性行为中的责任感较低。但同时,网约性行为可能带来更高的意外怀孕和感染性病艾滋病的风险。

同时,由于网络的匿名性和自由性,随意约网友,危险性极大,随时有你预料不到的性暴力、性侵害以及其他犯罪行为和人身伤害。

不要以为有同伴一起就不怕,不要以为对方是校友就不怕,重点大学的学生也会是坏人,当坏人狠起来的时候,你的人身安全很难得到保障。

不要以为只有罗志祥这样的有钱人会玩多人运动,现在的大学生已经很会玩了,在调查结果中,我们看到男生普遍比女生会玩。

虽然说每个人都有权决定在性方面做什么和不做什么,但还是要注意安全,毕竟现在大学生中有艾滋病的不少。

在调查报告中,有2.17%的男生试过多人“运动”,有4.39%的男生试过SM行为,比例均高于女生。

截止到2017年6月底,北京市接到报告的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累计1244例,分布在本市59所高校;传播途径以男男同性传播为主,比例为86.70%。截止到2017年4月6日,长沙市岳麓区疾控中心调查显示长沙有106名学生感染艾滋,而高校云集的岳麓地区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竟高达603人!南昌市疾控中心公布数据显示,至2016年8月底,全市已有37所高校报告艾滋病感染者或病人,共报告存活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35例,死亡7例。

2018年,上海部分高校安装了有“HIV尿液匿名检测包”的自动售卖机,学生可匿名购买并匿名查询检测结果。

而在2017年,北京也有多所大学安装“HIV尿液匿名检测包”的自动售卖机,其中清华大学售卖机在装不到3天后,检测包就都已售空。

对于大学提供艾滋免费检测包被抢空,有人说现在的大学生也太不检点了,太不懂爱惜自己了,想想学校周边的小旅馆周末都爆满,这些检测包远远不够学生使用,不知道还有多少学生不幸被感染了艾滋。

如今的很多大学,盛行的不是学习风气,狠抓学习的大学已经不多,最近被人盛赞的是哈工大,哈工大优良的学风是得到毕业生和家长盛赞的!最近有消息称,哈工大开除了一名实施猥亵的留学生(此消息发布在哈工大校园集市看到,有待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