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凯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傅育宁的“理想国”:能源重塑华润?

时间:2020-07-26 20:40

今年3月,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迎来63岁生日。按照央企人事任免惯例,这位华润历史上的中兴功臣,已进入超龄服役期。

六年前,华润集团前董事长宋林东窗事发。傅育宁临危受命,空降华润。他肩负着带领这家央企长子重振旗鼓的神圣使命,并引导其开启以“转型”和“创新”为核心的新一轮蜕变。

在傅育宁的华润前任名单里,前有谍战英雄秦邦礼,后有中国第三任入世谈判首席代表谷永江、“红色摩根”宁高宁等人。

但作为唯一一位上世纪80年代的海归博士后,傅育宁依然在这个群英荟萃的领袖天团中,奏出一支属于自己的沉思曲。

他像一名“以终为始”的哲学导师,试图引导华润集团在思辨中寻找新时代的“理想国”之路。

2017年华润集团经理人年会上,傅育宁曾向全体中高层干部抛出一道思考题:再过二十年,哪些行业还能存在?以怎样的方式存在?

如果能穿越时空回到三十年前,当傅育宁向刚刚成为职业经理人的自己提出上述思考题时,这位石油小将是否会料到,他身处的能源行业日后将成为“综合能源服务商”的天下?

如今,立足未来重新审视当下这场如火如荼的能源革命,傅育宁本人又会有怎样的新思考?

在他的“理想国”里,华润的主营业务被划归五大板块:大消费、大健康、城市建设与运营、能源服务、科技与金融。

与过去各大板块之间相互独立不同,能源服务将在未来与其它版块之间产生深度交集。各大板块的联动效应,也将助力华润在综合能源时代把握历史性机遇。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在当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明确“新基建”范围,基础设施被重点提及。此前,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国家电投、中国华能、中国华电等电力央企纷纷加大综合能源服务的布局力度。

清洁低碳、综合智慧被视为能源行业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作为一家奉行多元化战略的大型央企,华润得天独厚地拥有着适宜综合能源服务生长的土壤。

综合能源服务是一个以综合供能为基础的从供给侧到需求侧一体化优化的方案。华润电力与华润燃气从供给侧创造出综合供能的可能,而华润集团内部体量庞大的工厂、地产、医院、仓储、物流、希望小镇等,则从需求侧提供了具有可复制性的落地场景。

傅育宁或许没有料到,华润集团的多元化业务结构,如今足以为发展综合能源服务业务提供丰富的内循环生态养料。

在位于桂湘粤三省交界处的广西贺州,“大消费”板块的华润啤酒、“城市建设与运营”板块的华润水泥,与“能源服务”奏响一曲循环经济的三重奏。

按照十年前的最初设计,啤酒厂产生的中水由燃煤电厂消纳;电厂产生的粉煤灰、脱硫石膏由水泥厂回收利用;啤酒厂所需的水、电、蒸汽全部由电厂供给,排出的硅藻土、酵母泥、酒糟等循环交付水泥厂掺烧处理。三者间形成废物循环利用产业链。

贺州华润循环经济产业园在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中被赋予新的意义。2016年,该产业园入选国家第一批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名单。

同时,在原有燃煤电厂的基础上,华润电力开始尝试建设火电、风电、光伏多能互补工程,以提升电力综合利用率。

华润电力在2019年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公布的数据显示,贺州产业园每年能提供绿电0.6亿千瓦时,节约标煤6.6万吨。这个样本项目,为能源重塑华润旗下数以百计的工业园树立标杆,这些工厂遍及华润全部五大板块。

从华润电力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其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探索主要集中在工业园区领域。这是深受各路综合能源服务商青睐的一个领域。

但如何从零星的示范项目中蒸馏出具有可复制性的经验,并使之发酵成规模化效应,则是整个行业都需要重点攻坚的一项课题。

去年7月,华润内地总部所在地深圳传来消息,国家电网与恒大集团合资成立国网恒能源服务有限公司。这家新公司与恒大、碧桂园、万科、融创等龙头房企签订服务合作协议,共谋充电桩“新基建”。

五个月后,傅育宁将华润置地前董事会主席唐勇调往华润电力。此前,唐勇执掌的中国第九大房地产企业,已将公司定位调整为“城市综合投资开发运营商”。

转岗后,这位地产老将需要解答一道新的思考题:如何为城市综合开发运营提供一套具有华润特色的综合能源服务方案?

大健康或许算是傅育宁近年来最为关注的一个产业。今年全国“两会”上,他提交的7份提案中,超过一半都涉及大健康领域。

过去四年间,华润弄潮于国企医院改革,急剧扩张为一家坐拥上万张床位、百余家医疗机构的巨无霸,并坐稳亚洲医疗集团的头把交椅。

但随着国企医院改革收官,社会资本办医进入以精细化管理为主旋律的下半场。除了提升医疗服务水平,能源管理也成为精细化管理的题中之义。

新医改大背景下,医院普遍面临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重挑战。中国医院平均建筑耗能是一般公建的1.6-2倍。这使得医院在降低能源成本、提升环境效益方面均有较大的改进空间。

而医院的能耗形式多样,能源管理体系落后,也使之成为近年来综合能源服务的主要目标市场之一。

不久前,国家电投董事长钱智民赴四川考察华西天府医院智慧能源项目推进情况。该公司在这家全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医院之一,找到综合能源服务落地的机遇。

唐勇调任华润电力总裁三个月后,傅育宁又作出一项重要人事任命:华润集团副总经理、华润燃气董事局主席王传栋兼任华润电力董事局主席。

目前,关于“综合能源服务”这一概念的定义仍众说纷纭,傅育宁则决定率先从人事层面为华润能源板块注入“综合”的基因。

王传栋与傅育宁进入石油行业的时间大致相当。1985年,这位华润日后能源板块的总指挥加入华润石化。该公司曾占据香港市场份额超过1/3,在香港回归前后数十年间的历次危机中稳定当地市场。

2002年,国家出台政策放开燃气服务领域。香港百年老字号中华煤气、内地民营巨头新奥等纷纷入局。彼时负责液化气业务的王传栋也嗅到机会。

但入行一年后,这支新军就打败由香港地产大亨李兆基掌舵的中华煤气,拿下苏州新区燃气项目。以此为起点,华润燃气目前已成为中国五大城市燃气运营商之一。

王传栋进军燃气前一年,唐勇加入华润置地。此后18年间,他一直深耕房地产行业,并从基层一线一步步登上华润置地掌门人之位。

唐勇留给外界最深刻的印象,或许是其在六年前临危受命。宋林案爆发后,华润内部面临动荡。新上任的“救火队长”傅育宁提拔唐勇主持华润置地工作。后者稳住局面后,还带领华润置地迈上千亿规模的新台阶。

2019年,该公司运营权益装机容量达到40392MW,清洁能源占比从三年前的14.15%飙升至23.3%,售电业务在北京、河北、内蒙古、河南、安徽、广西等六省市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综合能源服务在政府、园区、工商业等领域初见成效。

华润涉足电力行业可以追溯到1994年。当年,华润与其他三家公司合资建设彭城电厂。这是中国首个独立于体制之外的电力项目。

彼时,以政企分开为核心的第一轮电力体制改革正在进行。新成立的电力工业部宣布,电力企业可以进行股份制改造。

此后历次电力体制改革中,华润电力似乎总能凭借敏锐的嗅觉和果敢的行动力,不断实现跨越式发展。

彼时,以厂网分开为核心的第二轮电力体制改革正在酝酿。次年,原国家电力公司拆分为11家新公司,五大发电集团位列其中,发电行业从此真正引入竞争机制。

而此时的华润,终于从纷繁冗杂的业务体系中醒悟过来,在原董事长宁高宁带领下,树立起“集团多元化,利润中心专业化”的新战略。电力行业成为其主攻的几座堡垒之一。

当年,华润电力以广东市场为起点,正式进入售电领域。到2019年底,该公司已在全国设立25家省级售电公司,签约客户5358家,全年成交电量878亿千瓦时,并在六个省市摘得桂冠。

不只是售电,新电改催生出新业态,随着两位具有“综合”背景的领军搭档就位,华润电力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有了新的想象空间。

事实上,数年前,华润电力就曾试图合并华润燃气,但这一建议遭到股东会否决。不过,华润似乎从未放弃两大能源分支融合的想法。这一想法在王传栋的最新任命中再次得到体现。

傅育宁把如何定义“综合能源服务”的课题交给正当盛年的下属们。对于他而言,这个正在萌芽的新事物,未来拥有无限可能。但这种可能性,需要高瞻远瞩的智慧与脚踏实地的韧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