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凯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古代人鬼小说里,秀才和女鬼谈的不是恋爱,是男女各自的“理想”

时间:2020-07-02 03:56

古龙的《楚留香传奇.鬼恋传奇》和徐訏的《鬼恋》以人鬼恋作为题目实则反人鬼的书写在看似诡异的氛围中一步步揭开鬼的迷雾,描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这种以人鬼为引子的小说一方面营造了离奇怪异的氛围,另一方面使人们触发自古以来人鬼文学作品所带给人们的集体记忆,使作品意蕴更加悠长。

人鬼作品既反映了人对非人空间的思考又影射了人对现实社会的思考。人有性别身份地位之分,鬼也有身份性别地位之分。可是为何文学作品在发展过程中渐渐钟情于男秀才与女鬼的人物设定,出现“人鬼恋”这一专称呢?

人鬼恋的故事情节应该最初起源于古老的冥婚习俗。我国周朝时冥婚习俗就已流行,冥婚就是将未婚而亡的男女合葬以此结为婚姻。虽然冥婚被视为乱人伦,但冥婚这种形式以其发挥的对已逝亲人的补偿功能不断突破立法禁制,并汲取佛教生死轮回,彼岸世界的思想,成为文学关注的重要对象。

为什么对女鬼的文本梳理要从唐开始呢?因为在唐以前,女鬼形象多面目可憎,文中多弥漫着恐怖氛围,人鬼相恋的情节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初步产生,这时期的人鬼相恋小说近三十篇,但情节简单,几为实录,文笔简练,多为求异猎奇之作。著名的人鬼恋故事汉谈生就出自东晋干宝的《搜神记》中。

唐代的人鬼恋小说进入成熟期,这时的人鬼恋小说故事情节更加曲折,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更贴近于世俗人情。现存唐传奇大多收录在《太平广记》之中,其中反映人鬼相恋的有七十余篇。唐传奇中的人鬼恋代表作有《陈玄记》、《李章武传》《华州参军》。这时的人鬼恋已经不满足于魏晋时期的追求怪谈,更加注重结构、文笔,表现文人才情。

宋代话本小说流传下来的专门描写女鬼的作品主要有两篇:《西山一窟鬼》和《杨思温燕山逢故人》。从女鬼的出身来看,宋代话本小说中的女鬼一般出身比较低贱,除郑意娘出身较为高贵外,其他多为妓女、小妾、奴婢。宋代话本并不强调女鬼的显赫身世,也不强调男生在 “人鬼恋” 中获得财富和社会地位。宋话本大多着重强调普通市民的爱情遭遇。其中的女性抗争意识较强,展现了宋朝时期新兴市民阶层的旺盛生命力。

元明戏曲中的人鬼恋故事,最有代表性的是元代郑光祖的 《倩女离魂》和明代汤显祖的 《牡丹亭》。明清时期的小说中讲述人鬼恋故事的主要有明代的《剪灯新话》和谈鬼绕不开的扛鼎之作《聊斋志异》。自宋以降人鬼小说更加具有人情味和市井气息。

中国古代的人鬼恋小说在经历纵向的流变之时,同时也在继承某些因素,保持着一定的共性。在人鬼相恋的故事情节设计上主要有以下几类:、复活、艳遇。

在离魂设计中,女主人公病体在父家,魂随男主游历在外。当男主归来之际,女主大病痊愈,两者归为一体。在复活设计中,女鬼或因自身的美好品德感动上天或因男主人公真挚的情感而复生从而得以团聚。在艳遇设计中,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经历了一夜的露水姻缘,第二天总会发现原来女主人公所住之地是一座坟丘。另一种是和女子经历了长期的相处后和女主成亲,最后或带女主回家或得知女鬼身份后想方设法让女子不纠缠自己。

,复活多圆满结局。而艳遇设计则有悲有喜,多了一种黄粱一梦的感觉。在女鬼形象上,唐以后的女鬼外貌秀美,性格大多温柔善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至少通其一,或者长于辞令,对世事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在男女主人公相处中往往是女性主动引诱,自荐枕席。

人鬼恋可以说是古代文人的“白日梦”,由此可以触及到古代文人的潜意识以及古代社会的某些集体无意识。

在《搜神记.宋定伯捉鬼》中,宋定伯用计卖了鬼得钱扬长而去,故事中宋定伯的狡黠与坦直的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而对这个故事的解读中最多的便是宋丁伯通过自己的冷静和智慧战胜了鬼,人可以用智慧与勇敢战胜妖魔鬼怪。

可见在我们的文化中构建了一个人与鬼二元对立的世界,人类中心主义的思想体现得十分清楚。当人与鬼的关系进一步细化为男人与女鬼的故事后,通过将男性与人连结,将女性与鬼连结的方式建构了男性中心的地位。男性在关系中的主导地位表现得十分明显。

在魏晋之前,女鬼主要是邪恶的存在,基于阴阳观念认为男是阳,女是阴,女鬼会对男性产生伤害,因此人鬼故事主要在于告诫男性不要耽于美色,要遵守礼法,以建功立业为主。魏晋之后,女鬼形象变得正面起来,表明了中国古代男性从性恐惧到将女性作为自己的欲望对象,幻想女鬼要么能给自己带来财富地位,帮助自己实现阶级跨越,要么满足自己的情欲要求。

唐话本对女鬼的描绘可看出男性择偶依然比较注重门第。虽然门阀士族制度作为汉魏以来的政治势力经过隋末农民大起义的沉重打击到了唐朝初年已渐趋走向没落。但在人们的习惯性思维意识中,拥有高贵的血统一直是人们所向往的。

宋代随着市民经济的发展,男性更加注重女方的经济实力,并且宋代之后随着市民经济的发展,文学作品中更加偏向于市民道德。对女子从阶级,金钱和肉欲的要求转向到了对于才学性情的注重,对男女关系才逐渐转系到对爱情本身的思考上来。当然,在明清时期,由于对人性情的关注和肯定,文人可以不通过女鬼这一非现实的存在来隐晦地表现自身对男女关系的看法,才子佳人小说同样发挥了“人鬼恋”对文人的心理补偿功能。

文人通过人鬼恋中对女鬼的形象刻画表达了男性的择偶需求,建构了女性气质,另一方面,又通过秀才这一身份建构了男性气质:即文人气质。这种文人气质是与武人气质相对应的。秀才多情风流,脆弱,易成为情欲的俘虏。这种文人气质带有偏女性的气质,在《红楼梦》中贾宝玉的身上也同样具有女性气质。

可见自中国古代以来讲求中庸思想的人们并未把性别看得泾渭分明,男性须得阳刚,女性须得柔弱。这种性别认知对后世处理性别关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从现实来看,一方面儒家文化强调齐家,治国,平天下,要求文人有很高的抱负,但另一方面,百无一用是书生。书生整日钻研四书五经,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家境贫寒的读书人经常要靠女性来操持生计,照料老小。因此当书生们在现实生活中失利的时候,便希望一位有特殊之处的女子来抚慰自己。

为什么女鬼与男鬼的故事相比男鬼与女鬼的故事更加受到人们的关注呢?首先“鬼”这种形象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出现时更多以女性面貌出现。在人们的固有观念中,善妒等是女人的特性。女性易情感泛滥且长期耿耿于怀,所以死后易变为鬼。而男性则被认为是豁达的,宽容的,对于现世的恩怨很容易放下,认为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从现实条件看,在古代男女社会不平等的条件下,女子也极容易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而由人变鬼,此外,礼教要求女子不出闺门,而男子的行动却不受约束。在人鬼恋中,多是男子外出游历时遇见女鬼。男子在日常生活中很难看到大户人家的小姐,只有在女鬼叙事中,男子才可以自由地见到女子并且是不同于市井女子的优秀女子。在之后的才子佳人小说中虽然能描写大胆的爱情,但场景多限于室内而且总需要增添女丫鬟的角色来为男女主牵线搭桥。

虽然人鬼恋小说中免不了以男性的视角凝视女子,将女子塑造为满足男性的情趣人物。但是人鬼恋小说对女性的自由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婚姻上,女子敢大胆地冲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选择自己心仪的人。同时打破夫为妻纲,对负心人实施报复。在教育上,除了女德之外,更加注重才学培养,这对女性的自我觉醒有一定的作用。

男秀才与女鬼在魏晋志怪小说,唐传奇,宋话本,元明戏剧和明清小说中一直是一个比较受欢迎的题材类型。这种题材反映了中国古代男性对女性的认知流变,也表达了中国古代男性的自我期待。中国古代男性一方面希望通过女鬼在现实社会中获得利益,另一方面又希望超越世俗功利从女性身上获得审美享受。古代社会中在经济,政治,文化都处于的弱势地位的女性一方面逃脱不了被凝视的命运,同时在被凝视的过程中因为要满足男性的需求又获得了一些自我发展与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