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凯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蔡东藩:最后一位写真历史的人,后世称其为“一代史家,千秋神笔”

时间:2020-06-23 07:09

谈及蔡东藩可能并没有很多人知道,但是说到《历朝通俗演义》可能就有很多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古来写史的人很多,但是值得一提的不多,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差事,首先笔者一定要客观,不能因为个人喜恶随意恶化人物。

其次就是笔者一定要有凝练而隽永的文笔,不然流水账一篇篇自然无甚价值,最后写史之人必要博闻强识,对事件的时间地点人物决不能出错,写史的人,就是在用良心写字。

光绪三年,在浙江省萧山,蔡东藩呱呱坠地,按照传闻迷信说法,那日异象发生,虽然无法确定其真实性,但是也就注定了这个婴儿似乎生来不凡。当然了,异象仅仅是迷信说法,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蔡家虽然称不上是书香门第,但是蔡东藩的父亲对子女的教育极其看重,他虽然是个农户,但是也是远近闻名的文化人。

蔡东潘有两个哥哥,都是惊才绝绝的孩子,从小就拥有平常孩童没有的才智和聪慧。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全都夭折,打击是巨大的,所以压在蔡东藩身上的期待也是巨大的。

因为家境的原因,蔡东潘小时候经常以水代墨,冬日里砚台结冰,蔡东藩的父亲就在砚台里滴入几滴清酒,防止冰水涩笔。

蔡东藩的父亲是一个有长远看法的人,哪怕家中困厄潦倒,他依然想方设法让蔡东藩读书。蔡东藩也十分用功,仅十四岁就考中了秀才,成了当时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神童。

有一天,蔡东藩去看社戏,一个老人家认出来是蔡东藩,便决定考他一考,老人家说这台社戏还缺一副对子,希望你可以给作一副对联。

后来,宣统皇帝开放一次恩举,蔡东藩看中机会,一举中第考得功名,分配至福建做候补知县。但是当他拿着任命书去上任的时候,却没有人把他的任命书当回事,甚至让他回家等消息。

一位同僚于心不忍偷偷告诉他,光有任命书还不够,还要给管事的人一些好处才能做官,不然穷奇一生都不会有上进。

这对从小学习经典满脑伦理纲常的蔡东藩无疑是个巨大的惊讶,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蔡东藩彻底看清了朝廷的腐朽以及官场的黑暗,他愤然离去,决定做个平平凡凡的学堂先生。

清帝逊位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的时候,蔡东藩坐不住了,他分明知道中国已经结束为期两千余年的封建帝制,但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中国的前途和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

为了不让中国重蹈覆辙,他决定写一部清朝的历史,让人们以史为鉴。为了让大多数的民众都能读懂并且感兴趣,他采用了通俗小说的写法,故命名为《清朝通俗演义》。

这本书一问世,立刻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因为其独特的风格和严谨的考证,在保证吸引人的同时也保证了真实,有着雅俗共赏的特点。所以那时候的人们争相购买,一时间洛阳纸贵。

看到自己的第一部书取得了这样的成功,蔡东藩也就对历史演义更加有信心,他又有了更宏伟的计划,他决定从两汉开始写,一直写到民国。

他可能不会想到,就是这套书,也成了后来伟大的领袖主席的枕边之物。主席对这套书珍爱有加而且赞不绝口。

当他写到民国的时候,其实也经历着无与伦比的风险,因为当代史与古代史不同,当代史在撰写的时候,势必要把现存于世的人写进去,也因为蔡东藩敢做敢写的性格,使得一些军阀对他无比憎恨,很多人还拿他的生命威胁。

接到越来越严重的威胁之后,蔡东藩担心军阀报复自己从而连累家人,他离开了书局偷偷地回到老家去写。写史之人,只有写真历史,才配叫写史之人,这是他离开书局的时候,对一位同事所说的话。

也正是因为蔡东藩以家国为己任的情怀,敢做敢写的性格,让他成为了当时的畅销书作家原本枯燥的历史,居然能被他写得老少皆宜,后世称其为一代史家,千秋神笔实不缪也。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很热的评论历史是由胜利的人书写的。这个评论很火,几万个赞。实际上我相信敢于写真历史的人还是很多的,不然文天祥也不会昂首挺胸的大喝留取丹心照汗青。

还历史以真实,是一个史官如笔杆般耿直的的腰杆,是一个史官为无数冤者喊冤,对无数恶人诉恶。这是气节,亦是无畏,这是一个史官悬挂着良心的笔。对此,蔡东藩是这样的说的:我伸我见,我为我文。

史官的笔,剑客的剑,都能伸张正义,这是一个无形的压在人心头的秤,让无数的人坚信但行好事,让无数恶人在行凶之前先掂量掂量。举头三尺有神明,说的可能不一定是神明。

夫所谓直笔者,不掩恶,不虚美,书之有益于褒贬,不书无损于劝诫。很多史官以这句话为信条,担负着警示后人的责任,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阻止他的压力。

但是中国人就是有一种这样的精神气节在这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每个人都有一种近乎统一的家国情怀,未经协商,不曾约定,无人培养,自然而然。

蔡东藩的所作所为和撰写历史演义的出发点可以说也是来源于这,如此重大的责任,如此沉重的负担,为何会有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将其视为己任的抗下呢?这是中国文人的愚蠢之处还是中国文人的可爱之处?

正是这样的情怀,正是这样的抱负,正是这样的担当,成就了蔡东藩,成就了古往今来那么多的大丈夫成就了源远流长的五千年积淀,成就了处处忠魂处处骨的神州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