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凯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她5公里能跑进20分 新冠肺炎康复后感悟跑步可贵

时间:2020-06-17 21:23

3月7日,我在乔治亚州的贝里山(Mount Berry)赢得了一个5K比赛的冠军。那天我跑出了大学毕业后的最快成绩,20分11秒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再次赢得胜利,感觉很有趣。

回到家的晚上,我去上了瑜伽课,当我在教室躺着的时候,我旁边的姑娘咳嗽了几下,她连忙解释到:“不用担心,我有哮喘。”

尽管当时新冠病毒肺炎已经开始在美国传播,但我根本没想到它已经传播到了亚特兰大,更不用说去小心身边一起上瑜伽课的人。

上完瑜伽课的第二天,我跑了一个8英里,顺便在公园里做了几组俯卧撑。接下来一天,我又跑了一个8英里训练。最近一段时间,我提升了自己的周跑量,现在每周大概跑40英里左右的距离,因为我正在为接下来的一场半马比赛做准备,2010-2012年间,我是耶鲁大学田径队的队员,曾经参加过很多比赛,自从毕业后,再也没有像现在这么认真去准备比赛了。

3月10日早上,当我醒来时,感到全身发寒,似乎是感冒了。当时我回想疾控中心的宣传,称发烧和咳嗽才是新冠病毒肺炎的症状,我没有发烧也不咳嗽,所以我认为自己没有感染。

我从事民权法工作,当时正在居家办公,由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太多不适,所以我一直坚持跑步。

3月16日醒来时,我感到精疲力尽,这就好像你拼劲全力冲刺后,那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当时我就预感不妙,而我的男友和我们两个亲密的朋友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我想我们都感染了新冠病毒肺炎。

此后,身体感觉越来越疲劳,我甚至瘫倒在沙发上都起不来,我打热线电话咨询了一个护士,却被告知我们不符合新冠肺炎的检测标准。护士只是建议我们多喝水,多睡觉,要好好休息,如果病情恶化要及时打电话。

接下来的一周,我的情况稍微有些好转,但到了3月27日,我开始发烧了,并一直持续了8天,好在烧的不是很严重,从没突破100华氏度(37.7摄氏度)。在烧退了以后,我也完成了政府建议的居家隔离周期,我打算重新跑步恢复体能,但稍微跑了一段就感觉“要了命”,我的肺部很疼,像是要炸了的感觉。

从4月9日-5月1日这个周期,我的肺部每天都隐隐作痛,有时会很强烈,导致我连30分钟的视频通话都完成不了。

4月27日那天,我感到肺部异常的疼痛,我瘫倒在地上,感到无法呼吸,我挣扎着拨通了护士热线电话,向她描述了我的症状,她的回复是,这就是新冠肺炎的症状。

5月1日周五,我获得了检测的资格,但结果显示我呈阴性,我猜想自己可能已经痊自愈了。接下来的周二,我又开始恢复跑步,我起了个大早,这样就能避免碰见太多的人。我尝试走4分钟再跑1分钟的方式,重复了5次,每次跑起来的时候,都感到头昏脑胀。

随后的时间,我不断努力提升自己的耐力。到了5月中旬,我能够连续慢跑20分钟,那时我不敢佩戴跑表,我怕配速会让我失望。我的感觉还是不太好,肺部有时还会痛,三个月前,20分钟的慢跑对我来说只是热身,现在却成了巨大的挑战。医生也不知道这种病的长期影响是什么,我的肺会损伤吗?我还能继续比赛吗?

我从小就喜欢运动,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背包旅行和踢足球,高中和大学开始练习跑步,成年后又爱上了攀岩,我怀念那个拥有健康身体的自己,怀念那种永远活力满满的状态,怀念训练后肌肉酸痛的感觉。这段经历告诉我,穿上鞋子,在户外跑上一到两个小时,那种状态是多么的自由。

作为一个28岁的跑者,我的肺部可能永久性的损伤了,在此我想提醒所有的美国年轻人,当初他们说只有老年人会感染这个病毒,年轻人只是流感,我想说的是,这都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