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凯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金融街罪案实录:诡异消失的500万和含“冤”入狱的金融高管

时间:2020-05-20 10:23

街上人来人往,有人离去,有人归来,有人收获金钱,有人失去信仰,有人一夜暴富,有人锒铛入狱。

这几年,我身边越来越多的圈内朋友因为各种原因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大多是高智商、高情商的天之骄子,却把人生的精彩故事演绎成了重大事故。

他们可能只是你们村里高考的第一名,是你大学的对面床,是跟你一起排队买鸡蛋灌饼的前后位,也可能他们就是你。

无论他们是谁,都希望你喜欢看我的故事。并且,对于无论是否在金融圈名利场里混着的你,会有一些小小的人生启示。

我最后一次知道他的动态是在报纸上,标题是《某央企信托高管周XX受贿百万获刑八年》。

会所只有一个包间,小周推开包间的门,只见牛总、赵捷还有一个胖子正团坐在一起高兴地吃着火锅。

胖子掏出一张名片,恭敬地递给小周:”周总好,我叫冬轩,是赵捷的老朋友,这次专程从江城过来向牛总汇报工作。”

小周急忙接下胖子的名片,低头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头衔是“长江北岸建设公司财务总监”,掏了掏口袋——这趟出差把名片都发完了,略带歉疚地说道:”冬总好,叫我小周就成,我这次出差名片发完了,我一会给您发短信“。

“我们这个项目可是得到了从中央到省里的高度重视,以后我们江城的新中心就在这里了,推开门就是江景,牛总啊,你们可要常来玩啊。”

说着,冬轩端起酒杯,单独敬牛总,又说道:“感谢牛总,希望我们这个项目能够尽快落地!”

老牛哈哈一笑,朗声笑道:“这个项目能不能快速落地,那得问我们小周了,他是交易结构设计专家,没他这个项目可做不成啊。”

南洋信托在这笔业务中尽管只是银行的通道,但该做的工作一点少不了,小周也多次赶赴江城进行现场尽调。

作为一家国有企业,按照南洋信托的业务审查流程,一个项目要经过风险、合规、财务等多个条线会签,然后经过信托项目决策委员会审议后才能实施。

冬轩一听着急了,资金不到位,这项目就不能按时开工,自己这官位都不知能不能保得住,立马就坐高铁来了北京。

冬轩开门见山:“各位领导,我们市领导下了死命令,六月前资金必须到位,周总你能不能再去沟通一下,虽然现金流差点意思,到期以后接盘的机构不用愁。”

“最近银监查房地产项目查的厉害,我们那个风险总监特别轴,软硬不吃,沟通难度大啊。”小周也没办法。

“牛总,要不咱换个信托公司?”冬轩望向一直没说话的牛总:“我有个北都信托的朋友一直想做这个业务,他说他们政策灵活,搞得定监管,要不找他试试。”

冬轩低声补充道:“北都信托业务灵活,还可以聘请赵捷的亚洲投资公司当这个项目的财务顾问,给我们项目把把关,提提建议。”

老牛品了一口茶,又看了一眼亚洲投资的赵捷,转过来直直盯着冬轩:“小周前期工作做了许多,不能白干。”

最终,这个项目按照冬轩所期望的时间,由牛总所在的银行通过北都信托完成了对长江北岸融资项目的放款。

按照事前约定,项目聘请了赵捷所在的亚洲投资作为财务顾问,并支付了3000万财务顾问费,然后,亚洲投资以转账形式向小周支付了1000万。

在老周被提拔的两个月后,审计署在一次针对长江北岸建设公司的审计中,发现了北都信托长江北岸项目的信托合同,里面有一笔巨额财务顾问费,随即调阅资料,并延伸至相关单位——亚洲投资公司了解、核实相关情况。

赵捷当天夜里就去了老周家,双方达成攻守同盟,1000万为老周向赵捷个人借款,双方补签了一张借据。

老周送赵捷走的时候,重重地说道:“老赵,这几年没有你和老牛,我到不了今天,兄弟我一直记着。但我现在正在公司副总经理的公示期,这次能不能过关,就靠你了。你也知道这钱有一半都不是我的,但不管怎么说我先打给你过了这关。剩下那500万,我去找那谁。”

在审查人员面前,双方的攻守同盟很快破裂,老周如实供述了其收受赵捷给的1000万,及事后为规避查处退还赵捷500万并出具虚假借据的事实。

周XX系国有企业工作人员,属于国有公司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

老周当然觉得冤啊,这个项目他明明做的很干净,项目最后全程由北都信托进行管理,和他所在的南洋信托没一点关系。

别人做的决策、别人进行管理、别人赚的钱,自己只是收了点感谢费或者说是工作酬劳,怎么就被判刑入狱了?

“经查,在长江北岸融资项目前期,需要通过信托通道发放资金的形式进行融资。周XX代表南洋信托参与了融资项目,且去江城进行了前期调查;收集了长江北岸相关工商、税务、财务等方面的资料;与银行的相关人员进行了融资方案的讨论,协助银行完成了融资方案设计等工作。故周XX在长江北岸融资项目前期具有代表南洋信托履行职务的行为。”

你以为你只是帮别人介绍了一个项目、设计了一个方案,或者出了一个主意,别人给你发个红包表示感谢,在当今的商业社会无可厚非。

殊不知,如果你在金融机构任职,个人得到的一点点好处,只要与职务相关,就有可能构成非法所得。

要知道,在我国目前的刑法体系中,受贿所得3万元就属于数额较大,20万以上就是数额巨大了。

就像茨威格在《断头王后》中所写的那样“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人生没有如果,真实世界也绝非《动物森友会》中的无人岛,可以随时建个账号重新来过。

我能给你的唯一建议,就是尽可能全面了解你的每一种选择背后的代价,然后做出你自己的trade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