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凯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昔日环保明星股遭一揽子问责,神雾环保前董秘处罚恐已在路上

时间:2020-03-26 15:03

证监局警示函、证监会立案调查、交易所纪律处分、证监会行政处罚……这是通常存在信披严重违规的上市公司会“吃到”的一揽子监管举措。如今,曾经的环保明星股神雾环保正在上演这样的故事,而尽管已经离职一年多,但由于未能勤勉尽责,已经被出过警示函的公司时任董秘大概率要再领罚单了。5月29日,神雾环保公告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而在前不久,公司及时任董秘卢邦杰被出具了警示函,违规内容涉及到10亿元违规担保,不出意外,卢邦杰可能要被警示函、纪律处分和行政处罚三连击。

神雾环保曾经也是个市值超过300亿元的上市公司,不过现在过得比较惨。公司现在的董事会秘书职位由副总孙健代行,而在5月24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面对投资者公示引进国投、战投一直没有下文的疑问时,孙健称“我们不是说不想办,我们也(被)拖欠工资,也没工薪收入,真的是想办,只不过目前来说,引入战投不是特别容易,还在努力。”

如此看来,董秘卢邦杰当初的离职决策是对的,不然现在自己也领不到薪水了,离职决策正确,但是离职时机却已经晚了。

2015年、2017年7月—2018年1月期间,神雾环保为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约10亿元,且未履行公司用印程序、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以及信息披露义务。

2017年下半年,神雾环保遭到媒体人士质疑,并发布了相关质疑的报道,虽然当时并没有实锤,只是猜测,但是仍旧导致公司股价出现闪崩,并开始了下坡路,从300亿市值一路跌到现在的30亿。

2014年底及2015年初,公司与北京国资融资租赁发生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本金2.72亿元,神雾集团、吴道洪等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截止2018年1月底,逾期支付融资租赁租金及手续费约2300万元,导致控股股东股份遭到冻结。

当日,深交所就火速向公司发去了关注函,关注公司资金链问题的同时,也例行要求公司自查“是否存在资金、资产被控股股东占用或违规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的情况”。当时,公司的回复很明确,“不存在”。

通常情况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监管层给了公司自查的机会,公司却闭着眼睛说假话。

虽然,公司没钱了,但是高管们却好像很有钱,2018年1月,神雾环保发布实控人及部分董监高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公告,包括公司董秘卢邦杰在内共6位董监高拟增持公司股份不少于5亿元。

2018年1月发布的增持承诺,此后公司就曝出资金链问题,2018年4月2日,董秘卢邦杰就辞去了董秘及董事职务,离开了公司。

最终,12个月过去,5亿元增持计划一股未买,2019年1月,公司变更了增持计划,增持主体进行了变更,增持金额变为2亿元-3亿元,新计划截止日期为2019年6月27日。

虽然,现在的神雾环保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但是实际上,卢邦杰在董秘任上是赚了不少的。

2015年9月,神雾环保公告,吴道洪、金健、高章俊、刘骏、卢邦杰、董新及神雾集团其他高管于2015年9月17日通过“天治武康 1 号”资产管理计划在二级市场合计增持公司股份总数为211万股,增持均价为28.38元/股。按照当时公司的公告,董秘卢邦杰增持了500万元。

这些股份最终在2016年9月全部完成减持,减持均价60.32元/股(忽略公司的送股除权),如此换算下来,这波低买高卖,卢邦杰就能赚个500多万元,其2017年在公司领取薪酬80万元,而在2018年4月离职时,也拿到了26.67万元的薪酬。

资料显示,卢邦杰,男,1975年出生,本科,会计师,2009年任湖南金德意油脂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0年10月至2014年5月任神雾集团股份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2014年6月至2018年4月任神雾环保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也就是说,卢邦杰本身就是控股股东的董秘转岗到神雾环保当董秘,如此一来,其就更难和为控股股东的违规担保脱离关系了。当然,如果没有监管层的后续警示函和此次的立案调查,卢邦杰其实在公司收获的还是蛮多的。

卢邦杰辞职之后,神雾环保董事长助理陈金霞接棒了董秘职位,不过,干了6个月,就火速辞职,估计也是知道烫手。

当然,最终证监会是否会对卢邦杰做出行政处罚,还要看证监会的调查结论,但是诸如卢邦杰这种控股股东派来的董秘,显然在对控股股东的监督上还是捉襟见肘。